Bei.hai

七月,在北海。

亲爱的,你们好吗?

离开这个圈子三个多月,却感觉离开了好久好久。久到几乎不再能记起这个地方的存在。忙碌的日子,偶尔想到索性让他消失个干净,不牵挂,不打扰。只是终归没有这么做。没时间,也不舍。

消失的日子,失落居多,如影随形。总是不经意会想起从前,想起那些能代表着自由以及无忧无虑的时光,自动过滤彼时的苦恼和烦闷。丢了mac,也把过去两年多的記意丢掉了。日志,照片,笔记,资料…侥幸与大意随之而来的代价总是巨大的。健忘让忧伤难过逃离得如此之快,过去的两年,相信不久便会空白,然后无迹可寻。

七月份,去了北海。八月份,在老家窝了将近一个月。九月份,离开了厦门,来到现居地。去过几个美丽的小乡村,遇见许多人,懂得了许多事。时不时被灌输人心复杂与社会险恶,却总固执地相信着这个世界总归是美好的,如童话里的城堡一样。也许会在某个太阳照不到的角落里残存着阴暗,只要有一盏台灯,都将消散不见。

五年来的真相,是苦衷,或者身不由己。原谅与否都不再重要。不再熟悉的相处模式,不知所措。这个世界,你还在,便是万幸。有你在,便是家。属于我的温暖的归处。

离开了一些人,离开了某个城市,也断了许多联系。我或许不再是我,时常与世界脱节,不再犯傻,不再犯二。我也还是那个我,时常犯病,可能更二,依旧固执的相信着童话的存在。也将如幽灵般活跃在博客圈里。

无比庆幸的是,你们还在。真好。

一个人,生活可以变得好,也可以变得不好;他可以活得久也可以活得不久;可以做一个艺术家也可以据木头,没有多大区别,但是有一点是重要的,就是他不能面目全非,他不能变成一个鬼,他不能说鬼话,说谎言,他不能在醒来的时候看见自己,觉得不堪入目,一个人应该活得是自己并且干净。—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