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七

"Happy New Year"

2016,再见。2017,你好!

一不小心,2016 就这么成为了历史。回想这一年,似乎没为祖国作多大贡献,也没给自己的回忆录添加多少浓墨重彩。平凡到跟过去几年没什么不同。

清明

春分后十五日,斗指丁,为清明,时万物皆洁齐而清明,盖时当气清景明,万物皆显,因此得名。 ——《历书》

每每谈到清明,便不由自主会朗诵起杜牧的那首《清明》,“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记忆中往年的清明节似乎都是烈日当头,今年却十分应景。清明前后几天断断续续地飘起了蒙蒙细雨,让人又爱又恨。

无声

爱,是我们共同的语言。

那一年,有一个节目因春晚而得以绽放。
那一年,有那么一群特殊的人开始渐渐被关注。
那一年,有一种语言开始为爱代言。

这个节目叫《千手观音》,
这群人有一个统一的名字,叫聋哑人,
这种语言,我们称之为手语。

彼时的你

回忆经过时光的酝酿,散发光彩。苦难竟也变得面目和善。往事历历,却只如一夜轻雨听萧,灯灭棋倦,饮醉而沉眠,醒来才知道人去花落。——七堇年《大地之灯》

前几天心血来潮想整理一下自己存了几百年几乎没怎么碰过的谷歌书签——现在基本都是直接浏览器输入网址或者 Google 搜索。整理一番才发现很多网站都要么消失要么转型了。

当然也发现了一些好玩的网址。就比如我今天要说的这个—— Internet Archive,我书签里给的备注名是:曝光各大网站早年的智嫩模样。不记得当年是如何以及为何把它收进书签里的了。但依稀能想起当年自己也曾通过这个网站八卦过早年的谷歌,早年的雅虎…

大姑娘

Happy Woman’s Day!

节日

活了 20 多个年头,也就隆重的过过一次。那时候初二,班主任组织起了全班男生为女生表演,并且每个男生还得准备一份礼物,送给抽签抽到的女生。还记得当时抽到我的正好是跟我关系蛮好的男生,礼物是一个小小的水晶天鹅。现在还存放在老家的书架上,许久不曾回去,应该已经被厚厚的灰尘给淹没了。不知道当年是否有那么一个男生正好抽中他心仪的女孩子呢?

节日,不过是正常的日子里贴了个标签,来了没什么惊喜,走了也没什麼遗憾。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要说有什么不同,可能就是连带着被贴了个妇女的标签。喂!请叫我大姑娘好嘛?!姑娘我不想过节,姑娘只想好好过日子。

早春

摇曳着时光的笙歌,在清晨众生倾倒的景致中,给早春一个拥抱,许下对未来的承诺,沉醉其中,上演春暖花开的故事。

三月初,也算是早春了吧。信手拈来的一个题目。再过两天,就是 3.8 节,各家电商为了促进广大女性的消费积极性,真正是费尽心思奇招尽出啊,名字都给取了好几个,什么“蝴蝶节”,“娘娘节”,“女王节” 吧啦吧啦…弄得我蠢蠢欲动。当然,无数踩过的坑教会了我要做一个沉稳的女孩。

闰年

"google-leap-year"
图片来自Google首页。

这个图,你们看懂什么意思了?反正我没看懂…

习惯性打开 GOOGLE,看到 GOOGLE 那奇妙的动画,后知后觉,今年是四年一度的闰年,而今天是四年一度的 2.29(闰月?),当一半以上的时间被睡眠占据,恍惚间,这一天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

摄影小记

题图:冬日里的夏天 —— 摄影/后期: Lelar

大前天跟妹妹拍摄了一组关于夏天小清新风格的照片,大冬天拍夏天也是蛮拼的,泪目。来纪录记录期间过程。

准备

为了配合妹妹理想中的摄影场景,年前被游说去剪短了头发,在摄影前一天还被迫配了隐形眼镜(理由是近视对焦不上镜头拍摄效果眼神不够清澈),这对于多年来只在课上偶尔戴过框架已经习惯了朦朦胧胧看世界的我来说真正是一项挑战。所幸,配眼镜的过程很顺利,没有医生说的多年不戴眼镜可能会头晕的情况。戴眼镜的过程也很顺利,花了几分钟克服了心里障碍就顺利戴上了。

如你所见

博客迁移

回顾上一次更新,距离现在已过去8个多月了。经历了如此漫长的空窗期,我决定重新整顿这个博客。

正如你所见到的,我把它迁移到了 Hexo,并且保留了大部分文章,大部分评论也正在通过 Disqus 转移过来的途中。嗯,不打算用时不时就会宕机的多说。

主要变动有这几点:

  • 单栏主题,very simple.
  • 固定链接有所改变。
  • 使用 Disqus 评论系统。
  • 删除了部分博文,删除了大部分博文配图。
  • 重新排版了一些文章。(其实删掉更好)